东晋北府一丘八

第三千一百七十五章 北海新军打头阵

背景:
文字:
    檀韶笑道:“所以,我们在这处阴魂禁山中,打造了攻城的利器,也训练出了悍不畏死的先登勇士,这是上天给我们的机会,不过,为了保守起见,先不出动绳梯,传令将士们,出动一万人马,架云梯和攻城塔攻城,我要看看,这样力攻,城中有何应对!”

    沈田子有些意外,眨了眨眼睛:“现在就要全力攻城吗?是不是早了点?虽然城头的机关给摧毁,可是未必就没有后招和应变啊,我军若是大量死伤,只怕会影响下一波攻城部队的信心和士气。是不是再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檀韶摆了摆手:“如果他们有什么机关和杀招,现在使出来总比索梯攻城时再用要好,索梯攻城那是一锤子买卖的事,万一真的给破了,那我们就没有拿下西城的把握了啊。”

    萧承之勾了勾嘴角:“阿韶哥,我看要不要稳妥起见,先用重型投石车去砸墙,只要城墙一破,他们再有什么机关杀招也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檀韶的眼中冷芒一闪:“那样太浪费时间,寄奴哥希望的,是今天一鼓作气地破城,那些来投奔我们从军的青州军队,总不能只跟着占便宜,拼命的时候不流血,传令,让北海的部队先上。”

    张纲睁大了眼睛:“你说的是高家和封家来的五千汉军吗?他们可是青州的大族哪,要是损失过重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檀韶冷笑道:“张少监,除了你专业和技术之外的军机,我觉得你还是保持沉默的好,是战争总要有人先上,总要有人流血牺牲,这个怕死那个缩蛋,最后谁上?是你?还是我们这几个?”

    张纲的脸上豆大的汗珠开始沁出,他一边擦着汗,一边说道:“不不不,我知道檀将军你的忠勇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只是想说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檀韶摆了摆手:“好了,大家的意思我都清楚,我也知道张少监你还临时做了三十五个木甲机关人,就是用来攻城的,但你的这些木甲机关人,我们临朐时就见过,速度慢数量少,又不能飞过城墙,最重要的是,数量太少啊。哪有五千兵马一起冲击城墙来的效果好?第一轮打击下,明面上的,你原来设计的那些机关全给毁了,可是黑袍他们这几个月来经营的新机关,我们只能拿人命试出来,现在我们没有时间了,不管损失多少人,都要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广固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可怕的杀意:“传我将令,鸣百鼓,全军鼓噪,为前军的北海军将士助威!”

    萧承之点了点头,迅速地转身,准备向着后方的传令军士下令,檀韶突然抬起了手:“还有,重装投石车进入发射位置,准备随时攻击敌军城墙,另外,让荣祖统领的三千敢死队,现在就全部做好上索梯攻城的准备,记得人人要双重钢甲,头顶钢盔,配备大盾,以防城头的铁汁,金汤之类的杀伤。”

    萧承之嘴角抽了抽,似乎是想说什么,但还是转身奔向了后方的传令军士,沈田子勾了勾嘴角:“阿韶哥,你可太不仗义了啊,我这都把张少监给你从南城那里请过来了,事后寄奴哥也好,阿寿哥也罢可能都要追究我的责任呢,现在我的三千吴地轻兵也早就准备就绪啦,你知道的,我们老吴可最擅长这种短兵相接,近身格斗,就算,就算你不让我们全上索梯,那起码留个一千人的名额给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檀韶笑着拍了拍沈田子的肩膀:“我说田子兄弟啊,你说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,老哥我啥时候亏待过你呢?”

    沈田子仍然是眉头深锁,嚷道:“说这话有啥用,拿行动出来啊,你让我上梯攻城,我念你一万个好。”

    檀韶摇了摇头:“你啊,真的是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哪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看了一眼身边还在那里袖手而立,沉默不语的张纲:“张少监,麻烦你去重型投石车那里去监督一下,一会别真的打起来了,出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纲有些不高兴:“我的机关杀器,天衣无缝,巧夺神工,就算江河逆流,也不可能出错的。檀将军,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听到一些话,直言便是,何必这样拐弯抹角呢,我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拂袖而去,沈田子的嘴角微微一努,身后的几个亲卫心领神会,快步跟上,前呼后拥地就带着张纲下了山。

    沈田子看着张纲的背影,不屑地说道:“哼,还耍什么臭脾气,要不是攻城需要到他,早就把他碎尸万段了。”

    檀韶叹道:“好了,你也知道是因为他对攻城有用,若不是有他在,我们也不会这么容易地摧毁城头的机关,还不知道多死多少兄弟呢,人家肯将功补过,就不是坏事,田子兄弟你们当年不也这样过来的吗?”

    沈田子的脸微微一红:“呃,这个,是我失言了,好了,张纲也不在了,阿韶哥你有啥话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檀韶点了点头:“我来的时候,寄奴哥特地把荣祖交到了我的手上,你觉得这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沈田子先是一愣,转而若有所思地自语道:“这刘荣祖虽然来北府军来的晚,这次才从军,但也是响当当的一条好汉了,大帅英雄无敌,但他的兄弟子侄却没几个争气的,道规哥那自不必说,但只有一个,以前怀肃哥也是厉害角色,可惜英年早逝,剩下的没几个能让大家服气的,也就荆州那里的刘遵考是一个。而这刘荣祖,英勇过人,大帅多次说最象当年的他,难道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檀韶笑道:“所以,你觉得这回大帅特意让荣祖过来,是为了什么?你确定还要跟他去争吗?田子啊,你跟镇恶去争,大帅求之不得,但是荣祖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沈田子咬了咬牙:“明白了,那我能做些什么事?”

    檀韶一指城门方向:“我早就给你安排好了,重型投石车砸墙破城,冲车攻门,哪里有缺口,你就冲哪里!”